华人牙医在瑞士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 瑞士牙医面对面,明媚访谈,2017年11月28日

 

今天我约了孙医生,要采访两个问题 ‑ 牙齿治疗和儿童牙齿保险。我于是来到苏黎世Paradeplatz孙医生的诊所,等他。

他穿着一身白大褂出来。看他这个样子,我无论如何轻松不起来。我是一个看血就晕的人,看白大褂我也晕。

“孙医生,我们能换个地方谈吗?” 我尽量避免采访这个词,太正式。

“为什么?我的诊所不好吗?”孙医生反问。

“这个地方太严肃了。我轻松不起来。再说您也工作一天了,可以跟我到外边换换空气,然后再回来工作也好。”

 

“到外边去谈,是不是太私人(persönlich)?”孙医生又是反问。

“这个就是私人谈话。那您以为,采访要像对待科学工作那样严肃认真地面对面谈吗?采访本来就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一次私密谈话。”其实我知道孙医生是一个比较严肃的人,所以我建议他和我去临街的小咖啡馆里面谈。

如果他是中国人,他肯定有办法推辞不下去的。 但是,他不完全是中国人。所以我判断,他会同意跟我去的。瑞士人爱合作的天性,他有。

 

咖啡馆里。

“孙医生,说起来不怕您笑话。10年前,豆蔻年华的时候,如果我脸上有一点小瑕疵,我会因此整天心情不好。如果我腿上肿了个包,我会推迟和男生的约会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对面孙医生那一脸的严肃开始有变化了。但是还没笑出来。他还在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 

“而10年前,我因为牙齿‘石头’太多去洗牙。那之后,有两个牙齿之间无意之中就多出个缝来,而且牙齿开始发黄。这些让我很烦恼,每天都哭丧着脸。我老公受不了了,一年后同意赞助我10000瑞法来修牙齿。”

“真的吗?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他那一脸严肃马上就要崩溃了。他开始偷笑了。

“是真的。如果您不信,我可以把老公请来,您亲自问。”

 

“其实我最关心的就是我牙齿之间的这个缝,还有牙齿变黄问题。我后来去看了医生。他做了相关治疗,但是我并不满意。过了几年,这个缝还有那个黄依旧清晰可见。您说有什么办法吗?”

“这个我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我得检查一下才能下结论。不能一下子就提出方案。”他答。

“那您大体说说有什么方案吗?”我紧追不舍,刨根习惯使然。

 

“一般说来,根据情况,可能洗一次牙把颜色去掉,缝隙可能就不那么明显了。或者用填塞料(Füllung把牙缝堵上。”

“我的牙医就是给我用的填塞料(Füllung。可是几年后这个缝和这个黄又重见天日了。”我一脸无奈。

“最好的填塞料(Füllung是瓷贴面(Porzellan Veneers)。当然不见得所有人都用这个。客户的需求不同,根据具体情况我会提出不同的方案。所需时间不同,价格也不同。我们最后要做出符合客户需求的最佳方案。”孙医生说。

“我在这个行业 25年还多。我不能草草做决定,然后草草操作一下就了事。这样我会失去客户。所以你的问题,我要仔细检查你的牙齿,我才知道。我不能把我的职业当儿戏。这是我这么多年立足之本。”孙医生说这些的时候又是一脸严肃。

 

“说到职业,众所周知,在瑞士医生很受尊敬。而且牙医最贵,也最受欢迎。您怎么想到要当牙医呢? 您作为中国人在瑞士做到牙医肯定不容易。”

突然意识到孙医生在瑞士长大,我叫他中国人不一定合适。

“抱歉。孙医生,您觉得您是中国人还是瑞士人?”

“怎么说呢?用一句玩笑的话,但不一定恰当,我是一个香蕉(Banane)。外边是黄的。里边是白的。”

“香蕉”的图片搜索结果

“那怎么讲?”

“我父母都是中国人,到瑞士来读书,后来在瑞士定居。我在这出生,在这长大。在这读书,读的就是牙科医学。我会说中文,但是中文没有瑞士德语好。所以我内在是一个瑞士人。”

 

“难道您不觉得您是中国人吗?”

“当然有时也觉得是。因为小时候的家教是传统的中国教育。但我生长生活在瑞士,更多时候我觉得自己是瑞士人。”

“孙医生,坦白跟您讲,就是刚刚请您下楼跟我一块喝咖啡这件事,我就知道您是瑞士人了。中国男人不会理我这个要求呢。而且。您不嫌麻烦换掉所有牙医装束下楼。谢谢您。”

 

我是带着两个问题来的。第一个问题他已经回答我了,第二个问题是儿童牙齿的问题。

 

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。在苏黎世政府融入课程《在苏黎世生活》里,老师建议孩子一出生就给孩子上牙齿附加保险。这是真的有必要吗?”

“对的。孩子越小被牙险接受的可能性大。四五岁的孩子很容易被牙险接受。不需要诊断(Befund)。因为孩子小,几乎假定无病史。过了六岁之后想获得牙医保险就难了。他们会对孩子的牙齿进行诊断,会问好多好多问题,风险高,保险费用也就很高。”

孙医生沉思了一会儿。

“所以,小孩子最好6岁之前就参加牙医保险。当然不同的保险公司年龄期限会不一样。所以最好提前跟保险公司咨询,提前把牙保的报价(Offerte)拿到。在年龄期限之前给孩子上保险。”

“我听说牙齿附加保险有两种:一种叫做: 牙齿护理附加险( Zahnpflege-Zusatzversicherung),一种叫做:牙齿矫正附加险(Zusatzversicherung für Zahnkorrekturen)。那么这两种保险我要为孩子选哪个?”

“孩子的牙齿医疗费用都由父母来付。健康保险(Krankenkassen)不覆盖这笔费用。所以父母要慎重选牙齿附加险。一般牙齿护理附加险(Zahnpflege-Zusatzversicherung)最好不用买。因为这个州政府50多年来致力于保护儿童牙齿。这一点我一会儿详细说明。”

他好像在脑子里做计算。

“儿童的牙齿如果有问题,比如矫正问题,一般要在10岁到13岁之间才治疗。一个儿童一个月交40到50瑞法不等,一年也就500到600瑞法左右。但是儿童的牙齿矫正要8000至12000瑞法。当然这个不是一年的费用。这个费用很高,所以牙齿矫正附加险 (Zusatzversicherung für Zahnkorrekturen) 还是值得去保的。谁也不会预先预料到孩子牙齿会不会不齐。”

 

“您说我们不用给儿童买牙齿护理附加险(Zahnpflege-Zusatzversicherung)。这是为什么呢?请您谈得具体一点好吗?”

“儿童牙齿保护”的图片搜索结果

“瑞士苏黎世州政府(Kanton Zürich)致力于保护儿童牙齿。从1964年到2009年蛀牙问题减轻90%。他们主要着手三个支柱(drei Säulen):

  • 与牙齿相关的健康课,刷牙及用氟化物刷牙练习(Zahnputzübung mit Fluoridanwendung):从幼儿园到初中,每年2次这方面义务教育,高中每年一次校医牙齿护理(Schulzahnpflege)指导。
  • 每年一次强制牙齿检查。要不就是集体检查,要不就是个人带着代金券(Gutschein)自由选择牙医,直到16岁。
  • 对于经济收入低的家庭给予经济补助。

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,孩子刷牙及保护牙齿等做得很好,不需要再付牙齿护理附加保险(Zahnpflege-Zusatzversicherung)费用。但是儿童牙齿不齐的问题大多是遗传性的,通过刷牙和牙齿保护教育解决不了。所以建议买牙齿矫正附加险。”

两个多小时的采访结束了。由衷感谢孙医生的耐心和专业解答。我知道下一步我要做什么了?我要请他和同样关心这两个问题的人在一起,面对面。

Dr. Sun

Kommentare sind geschlossen.